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等“涉黄”被查处

中国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16日发布消息说,“净网”行动又依法查处苹果应用商店、书朋网等198家登载淫秽色情信息的网站,涉及京沪等20个省区市。

自3月下旬公布一批登载淫秽色情信息的违法违规网站后,各地“扫黄打非”办积极会同公安、互联网管理、通信管理等部门持续开展“净网”专项行动。此次依法查处的198家涉“黄”网站中,21家未备案网站被依法关闭,另175家网站的管理人员被约谈,责成立即删除淫秽色情信息。
其中,北京对2家登载淫秽色情手机小说问题严重的网站,已协调公安机关立案查处;对7家登载淫秽色情信息的非法网站予以关闭;对25家企业的违规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对苹果应用商店、书朋网、机锋市场等62家登载淫秽色情信息的网站进行查处,要求其删除相关内容,提交情况说明及整改措施。
近年来,在利益驱动下,制黄传黄活动趋于多变、隐蔽,网络淫秽色情现象仍然较为严重。中国官方针对这一现象,从3月上旬至5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净网”行动,以整治网络文学、网络游戏、视听节目等网站为重点,开展网络淫秽色情信息专项治理,净化网络文化环境。

http://www.otapp.com/2013-04-18/20883.html

创业者,请解决真正的问题!

来源: i黑马

1

本文摘译自”Inspire Talk“,作者为 openfi.re 技术总监 Joshua Ellis。此为他参与美国创业家 Tony Hsieh(谢家华)的“Delivering Happiness”计划所发表的演说笔记。

几个月以前,一个初创公司开发者朋友跟我说:“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穷人家的小孩或贫民窟的孩子,不想办法创业以摆脱贫穷。”他是个好人,我也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不过让我直话直说,他的谈话里面有一点千真万确:他确实不怎么明白。

我观察 2013 年的科技产业创新所谓何来─有个让你租私家车从旧金山机场开到 Moscone Center 饭店的 app,只是叫一辆出租车有那么麻烦吗?或者请人来你家帮你送干洗衣物,只是下班回家途中顺道到洗衣店,像个大人一样,有那么困难吗?我很确定,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们称自己为“创新者”,不过大部分人只不过是个迭代器(iterator,程序语言用语);我们说自己的使命是解决问题,不过仅限于存在于“第一世界”的麻烦事。

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因为我们想要大发利市,这无庸置疑,这也没错。但就像电影《大国民》中所述:“发财没什么诀窍,只要你一心一意想着这件事,你就能赚大钱。”那就去做投资银行家吧。如果真想在科技产业轻松致富,就弄个色情网站,我说真的,低成本高收益,色情网站是不二选择,如果金钱是你的唯一信仰。

不过,技术人员曾经致力于解决“大问题”,不只第一世界问题,而是整个世界的问题─把人类送上月球、终结贫穷、遏止疾病。做这些事没有 IPO 黄袍加身,也无法登上科技新闻网站头条,更不会获得他人奉承。

他们的付出,是因为科技关乎改善人类生活条件。

而改善,还有很大很大的空间。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为《Las Vegas CityLife》写专栏,我的编辑有一天打电话给我,问我想不想知道城市下水道里头藏着什么东西。我的自保能力是出了名的脆弱,但我仍一把抓着手电筒向黑暗走去。

我在这座霓虹炫烂、纸醉金迷的城市地底看到的是,几百个人住在里头。他们有些是染上毒瘾、或赌博成瘾、或酒精上瘾。很多人都疯了,很难说是不是因为精神错乱将他们带来这里,总之,这里的人多不胜数。

但是,他们存活下来了。他们从建筑工地或家得宝(编按:Home Depot,美国家饰公司)的垃圾箱偷取建材,凭借己力建立了自己的庇护所,即便只是狭小的屋子;他们用煤砖渣充当架子,他们把自己的床架高以防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冲走。他们存活下来了,纵使境地看起来恐怖悲惨,他们为自己打造了一方空间,即使那彷彿地狱般诡异肮髒。

这是我对创新的定义。

另外一个比较近期的例子是我在 SXSW 上遇到的创业家 Susan Qguya,她是肯亚奈洛比的新创公司 mFarm 的创办人。透过 mFarm,肯亚农夫能立即得知他们的农产品目前在市场上的价值。虽然 90% 的肯亚人都有手机,不过大多都不是智能手机,因此 mFarm 是以短信的方式传送通知给农夫。

mFarm 既不热门又不迷人,硅谷创投家肯定对它兴趣缺缺。不过 mFarm 正在改变肯亚的农业经济,这是真挚的创新,这是紮实的破坏性(disruptive)。

那么为何我不这样做?为何你不这样做?为何我们不这样做?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跟我的朋友疑惑为什么贫民窟小孩不出来创业一样。如果您正在阅读这篇文章,您很有可能是诞生在充满资源与机会的环境里,而那是一个 95% 的地球人无福享受的世界。您拥有获取资讯与力量的管道,令众人钦羨不已;不过地位、资源与机会却反倒可能令我们盲目而行。我们的视野被孤立在育成中心和骇客空间内,看不见他人的面孔,看不见真正的问题。

今晚下班路上,不要再走原路回家,不要马上回到那座专为科技人打造的安全区域 East Fremont。改变路线,去 Maryland Parkway 绕绕,到 Sunflower Apartments 晃晃,买杯啤酒坐在路边喝,提高警觉,观察周遭地区,观察当地人,观察他们彼此怎么互动,观察他们的生活环境,跟他们说说话。

接着想想,你该如何运用你机智的脑袋、丰富的资源、强大的力量,改善他们的生活。我不是要你开一间救济厨房或者成为泰瑞莎修女的接班人,而是一个礼拜花个一天,甚至一个月一天就好,你可以尝试解决这些人的问题,真正的问题。

这里就有几个点子:开发一个巴士到站通知 app,让民众上完大夜班后不必孤单的坐在站牌底下枯等公车。协助人们得以用便宜的 Android 手机就能进入的社区网站。成立课程班级让没钱上社区大学的人们也有机会学习科技。想办法引入 Raspberry Pis 或小笔电到连教科书都买不起的学校里头。

这些做法并不是无利可图的慈善事业,如果你的产品价格他们负担无虞,他们会由衷感激。每当你为 Facebook 的估值恼怒不已时,想想营收超过奥地利 GDP 的全球第三大企业(编按:作者应是指沃尔玛超市),目标客户瞄准的是蓝领阶级,他们赚的钱买下十几个 Facebook 都不是问题。Susan Oguya 跟我说过,金字塔底端宽广无比。

我们能运用心智、技术、资源,为缺乏机会的人们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吗?我们小小的付出,可能带来无与伦比的改变。

我们会更好,我们会更惊人,我们会成为英雄。

http://www.chinaz.com/start/2013/0407/298558.shtml

马化腾,你就把微信卖给运营商得了!

马化腾,你就把微信卖给运营商得了!

虎嗅特别提示:千万别看到作者这标题读者您就开始喷!作者在末尾说了,这个建议纯属一玩笑扯淡。他只是想以此作由头,牵扯出对为何运营商怕微信、却又自己做不了微信、同时又难以联合箝制微信的分析。

最近看新闻都在争论微信该不该收费,工信部也插手到具体某个业务该不该收费的事情,我就忍不住想跟马化腾说:“你把微信卖给运营商得了”!

创新者的窘境
我们先看看为什么运营商逼着微信收费?收不收钱,向谁收钱都不是关键。问题的本质在于微信对于运营商来说,是颠覆性创新,是对电信运营商基于话音的传统商业模式的彻底颠覆。
拿 一个不到一百亿的市场,去彻底颠覆千亿级别的话音和短信市场。这是电信运营商高层都能看到的市场变化,但问题在于运营商会纠结于现有庞大的话音收入。如果 一听说有人要来抢自己碗里面的肉,就索性把肉都扔掉了,那是十足的“Silly Bite”!但要让自己割自己的肉,除非迫不得已,心狠手辣,非关羽之类的普通人是下不来手的。

作为运营商高层来说,是需要权衡资源投入和利益的,这是令人伤心的纠结事!在国资委投资回报率KPI考核下,理性决策是倾向于往老产品投入资源,保住现有话音收入,而不愿意在新领域上投入,尤其是短期内不会带来收入的移动互联网产品。
运营商的理想策略是自己做一个,万不得已自己主动割自己的肉!
但对运营商来说,最理想策略是自己做一个类似产品,拿出来跟微信竞争。根据市场竞争状况,逐步释放话音风险。与其让人割自己的肉,还不如自己主动割自己的肉,还能看看停停,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就像当年电信主推IP长话一样,一下子就把各种IP长话竞争对手都打趴下了。
但 问题关键是运营商自己做不了微信这样的OTT产品。不是没做过,是尝试去做过,但运营商发现自己根本做不起来;不是一次做不起来,而是试过好多次,但结果 都是那么让人伤心欲绝的。这个挑战不单单是针对移动电信和联通三家国有运营商,全球的传统电信运营商都面临这个问题,也几乎是束手无策的。
砂枪打不死野猪!
农村打猎,有一种砂枪,上面装铁砂,用火药激发。威力不大,只能打打兔子。如果碰到野猪,野猪皮厚实,想着说我一定要逮一只回去,过年就有肉吃了。可万一没打死,激怒了野猪,冲过来说不定自身小命都难保。因此,带着一把砂枪想去挑战野猪是很危险的。
你会说我可以采取挖坑、设埋伏等土办法去打野猪,这个理论上可以有。但是就像兔子撞死在树上一样,属于撞大运的小概念事件。
运营商现有机制就是一把砂枪!
现在运营商手头拿着的就只有一把砂枪。对运营商来说,IM和手机操作系统等之类的都是属于野猪老虎狮子之类的,正常情况下是打不死,也惹不起的。
运营商从本质上来说是以服务和营销见长,自己研发产品的能力很弱!是华为等厂家把设备都安装调试好,运营商依靠政府特许牌照开展服务和营销,有些设备维护之类的甚至都外包给华为等厂家来做了。
而互联网则是产品见长,需要不停地去试错,去打磨产品,通过快速响应客户需求来满足客户体验。这中间存在巨大的基因和运营差异。而要让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传统电信运营商转型来适应互联网运营模式,这个是很难转变的!
当然,现在据说中国电信在跟网易合作,想重新开发翼聊,那就是属于“借枪”了,但能不能做起来,我个人判断是很难,因为错过了市场发展的最佳时机,要靠简单粗暴的手段将市场抢过来,是太难了。
大企业病阻碍了运营商创新
“大企业病”最早由日本欧姆龙的创始人立石一真于1983年提出,是指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在管理机制和职能等诸方面,滋生出阻滞企业继续发展的种种危机,使企业逐步走向衰败的一种慢性综合病征。
企业大了,事项增多,决策过程复杂。管理层级多了,高层就看不到市场一线情况,决策机制失灵。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企业便滋生了因人设事以及多数人无所事事。
一句话归纳,从本质上来说,“大企业病就是官僚化带来的行动缓慢”!。我相信但凡跟运营商打过交道的人,都很清楚运营商身上存在的大企业病。
而互联网产品是需要面向客户体验快速迭代。腾讯的“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灰度创新法则,这是大公司面对不确定性时的稳健保守做法。而传统运营商强调全程全网、电信级的传统运营模式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一切不以赚钱为目的的公司都是耍流氓!小马哥是想收钱的!但不敢收!
说完运营商,我们来说说腾讯。
毫无疑问,马化腾是想收钱的。作为上市公司,是需要给投资者回报!三亿微信用户,如果能每人收10块钱,一个月就是30亿,这个日子不要太好过啊!
但是马化腾很清楚,只要他跟用户一伸手,那3亿用户转眼就变成几千万、几百万级别了。因为微信好友都跑光了,你发消息给谁啊?没有了接收端,自然也就没有了发送端。收费只会把客户赶到竞争对手那里,给自己再培养更多、更强大的竞争对手,比如LINE等。
另 一方面,马化腾很清楚运营商的话音蛋糕是不能轻易碰的。因为三家运营商背后是国资委,这个是惹不起的。轻易打破人家的玻璃房子,只会给自己惹来无穷麻烦! 当初产品设计时采取对讲机模式,也是打政策擦边球,规避政策风险。(顺便问一句,有谁知道为什么line敢明目张胆地走话音模式?)
因此,马化腾处于两难窘境。想收银子,但怎么收费不影响客户体验,这是小马哥面临的巨大挑战。
我个人相信,现在对于微信来说,是属于黎明前的黑暗,只要把客户体验做好,假以时日,是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的。
恰恰是时间是最宝贵的
错过了关键时间点,很多事情就不再是困难。马化腾和三大运营商都很清楚这一点。
对于马化腾来说,赶紧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突破烧钱的阶段是第一要务。一旦找到钱,分一半给三家运营商,那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了。另外则是微信赶紧走国际化,做大规模和影响力。假如过3年,全球有30亿用户在用微信,是否可以说已经是一种事实上的通信国际标准了?
因此,马化腾策略是拖,赖着不给运营商信令资源占用费,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找到解决办法。我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产品,凭什么给你啊!
对三家运营商来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下一家店了。现在3亿微信用户已经够可怕了,完全有能力一夜之间彻底颠覆运营商。现在只是政策在约束微信不让越界,如果让微信继续做大,一旦运营商对微信采取任何手段,都会变成轩然大波,千夫所指。
另一方面,很多潜在的OTT企业也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运营商话音这一块肥肉,比如新浪微博很明智地隐藏了手机客户端IM通话功能,不敢当出头鸟来公开挑战运营商。只要你运营商开了这个口子,就等着决堤吧!
这是运营商高层和各政府衙门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工信部就赶紧出来协调“大家都退一步吧”?“该交点钱就交点钱吧?”“别越界了…….”
运营商三兄弟同床异梦,很难共事
但现在问题是三家运营商本身很难扭到一块去。
三家里面,中移动最大,绝大部分客户都是他的,抢的都是它的蛋糕,因此移动最性急,恨不得一手就掐死微信;而联通规模最小,同行是冤家,认为最自己威胁最大的是移动电信,所以还想着能跟微信合作,弄个鱼水情啥的。电信居中,则不吭声自己在做IM。
一条船上的三兄弟,心思各异,你说要让这三家联合起来,做个IM,或者各自做个IM,搞个互通,按照运营商的决策机制和国企性质,是属于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将微信卖给运营商,再让QQ重新山寨微信!
要破解这个局,小马哥就学学人家马云,你要支付宝,我贡献出来就给你呗!我相信马云只是表表态而已,假装很大方,如果真要他拿出来,我估计他打死也不肯的。
把微信卖给三家运营商,把商业化的难题交给运营商去想呗!卖个几百亿人民币,这点钱对于运营商来说,毛毛雨不算啥的!你想想一个飞信中移动就至少投入了60亿,三家凑一块,掏出这点钱不算啥的!
当 年3Q大战,马化腾意识到“QQ与其被竞争对手颠覆,还不如自己颠覆自己”,咬咬牙,自己割下自己的肉,这才有了微信成功。现在把微信卖了,不用再顾忌左 右手互博了,小马哥都没必要“喊破嗓子“,完全可以“甩开膀子”重新山寨一个微信!毕竟现在QQ客户群都还在,只是手机QQ活跃度低了。把手机QQ功能再 丰富起来,按照腾讯的实力,过几年又是一条好汉的!这样也避免了微信市场垄断的潜在指控。
而三家运 营商拿到微信这个产品后,互联互通的事情也省了,各自动动脑子,好好做一做,把话音风险逐步释放掉。等到一天,流量能支撑起运营商这棵大树,话音免不免费 也就无所谓了,更不用担心话音被颠覆了。当然,按照现在运营商的机制,过几年,产品老化,还是会照样遇到这一问题的。以后事情就以后再说呗,小平同志说 了:“下一代人会比我们聪明,会找到解决办法的”。你说呢?
作者 陈斓 http://www.huxiu.com/article/12403/1.html

库克第二次道歉 中国挑战加速苹果内部改革

中国挑战或加速苹果内部改革

苹果CEO库克向中国消费者发出了上任后的第二封公开道歉信,这位自称热爱中国的CEO在今年1月访华时仍在向腾讯科技反复强调中国市场对苹果的重要性。可以想象的是,在过去半个月,漫长的流程和繁琐的内部沟通机制让CEO的重视演变成了一种企业层面近乎傲慢的姿态。

库克在这封信里详细的解释了苹果的保修政策,并为忽略中国消费者的感受道歉。遗憾的是,此时距离央视3.15晚会曝光该公司售后问题已超过2周时间,与上次拖延了10天才为iOS地图的诸多使用问题道歉一样,苹果再次暴露了自身在危机公关上的短板和对中国市场的不了解。

尽管有声音认为外资企业对中国市场的反应速度较慢是普遍现象,但大部分的外资厂商在3.15这样重大的问题都能迅速的做出回应——同样在今年央视3.15晚会上被曝光变速器质量问题的德国大众,在晚会当天就承诺会给消费者答复,并在5天后宣布了召回计划;曾被1999年3.15晚会曝光笔记本质量问题的惠普,在晚会第二天就承诺延长笔记本保修期并解决散热问题。

显然,苹果的反应迟缓已经影响到了外界对该公司的信心,在中国媒体连续数天的炮轰之中,已有投资者为苹果在华的市场份额感到忧虑。花旗分析师Glen Yeung在昨日表示,对苹果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感到担忧,目前不向投资者推荐这只股票。截止昨日收盘,苹果股价已下跌了3.11%。

1993年,随着北京办事处的成立,标志苹果公司正式进入了中国市场;20年后,苹果仍在了解中国的过程之中,有了这次的危机,苹果或许明白,中国市场并不仅仅需要同步的产品,也需要同步的沟通。

库克道歉

昨日,苹果中国官网发布了苹果CEO库克致中国消费者的一封信。信中表示,苹果意识到,由于对外沟通不足而导致外界认为Apple态度傲慢,并非不在意或不重视中国消费者的反馈。对于由此给消费者带来的任何顾虑或误会,表示诚挚的歉意。

库克还透露了苹果针对售后实施的四项重点改进,其中包括:一、改进iPhone 4和iPhone 4S维修政策;二、在Apple官方网站上提供简洁清晰的维修和保修政策说明;三、加大力度监督和培训Apple授权服务提供商;四、确保消费者能够便捷地联系Apple以反馈服务的相关问题。

库克称,iPhone 4和iPhone 4S均以以下三种方式中的一种进行维修:如自购买之日起15日内发现问题,为消费者退款或更换一部享有重新计算1年保修期的iPhone;如15日之后发现问题,根据具体情况更换相关部件;如果通过更换部件亦无法快速修好iPhone,为消费者提供一台部分重新装配的设备,采用全新部件,仅保留消费者现有iPhone 4或iPhone 4S后盖。

他承认,关于在华运营和沟通苹果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并表示“始终对中国怀有无比的敬意,中国的消费者始终是我们心中的重中之重”。

苹果危机

就在库克发布道歉信的当天,花旗分析师Glen Yeung表示,对苹果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感到担忧,目前不向投资者推荐这只股票。这是中国央视3.15晚会以来首次有分析师对苹果在华业绩表达关注。据央视3.15晚会节目组报道,苹果公司在在售后服务问题频现,不仅违反《移动电话商品修理退还责任规定》,并且多款产品的服务标准违反国家三包规定。

在央视的强烈指责之下,苹果于3月15日当天发出了首个回应,“苹果公司致力于生产世界一流的产品,并为所在市场的消费者提供无与伦比的用户体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每一家苹果零售店的Genius Bar 天才吧提供深受消费者喜爱的面对面支持。我们也与全国270多个城市的超过500个授权服务点密切合作。我们的团队一直努力超越消费者的期望,并高度重视每一位消费者的意见和建议。”

因为这一“回应”实际上并未回应就央视所质疑的任何问题,被视为苹果“傲慢”的一大证据,随后央视《新闻联播》、《焦点访谈》、《经济半小时》等多套节目中,苹果问题被反复曝光。

3月23日,苹果再次回应,“中国消费者享有Apple最高标准的服务。我们的政策完全符合本地法律法规。Apple在中国所提供的保修政策和在美国及世界各地大致相同。”“鉴于iPhone 5的独特设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会根据Apple的政策提供整机更换服务。”

随后,在人民日报连续5天对此事跟踪报道之后,苹果CEO库克出面致歉。

中国挑战

过去23年里,央视3.15晚会保持了被曝光者全部道歉的记录,在库克的道歉信发出后,这一记录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尽管电视媒体的影响力在逐年下降,但央视的地位在中国地区仍难以替代,尤其是被消费电子产业视为重要目标的四六级市场,央视多个栏目的报道及人民日报的连续追踪足以影响当地消费者者的购买意向。

对苹果CEO库克来说,这是继产品创新,供应量管理之后的又一大挑战。在区域市场的管理上,库克时代的苹果与乔布斯时代仍未有明显变化。尽管中国区的营收已经仅次于美国市场,但苹果中国区仍未被下放足够的权利,有媒体人士称,苹果亚太区副总裁卢雷在苹果内部所扮演的角色更类似驻京办主任,无权对任何重大问题作出即时回应,这也是事件初期苹果动作缓慢的原因。

在今年1月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库克表示,由于中国与其他国家产品上市的时间差及售价问题,许多消费者放弃了苹果行货转而选择水货。未来库克会继续加大和中国政府的合作,来确保能够更快地让中国的消费者获得苹果的产品。

对自称热爱中国,热爱中国文化的库克来说,这次危机是苹果了解中国市场的宝贵机会,显然,中国市场需要的不仅仅是同步的产品,还需要同步的沟通。过去数年苹果忽视了全球各个地区各个阶层用户的客观区别,用统一的产品创造了一系列的商业神话,但苹果若想在创新不够颠覆性的情况下继续谋求更大的市场份额,到了直视这一问题的时候了。

1993年,苹果在中国建立了北京代表处,正式进入了中国市场,20年后,苹果却仍在了解中国市场的过程之中,这是库克,也是苹果需要尽快补上的作业。

腾讯科技 http://www.chinaz.com/news/2013/0402/2980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