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服务器被黑 45.3万份用户信息遭泄露

 来源: 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讯 7月1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目前黑客们公布的类似用户登陆账号的认证信息至少有45.3万份,黑客们称,他们检索了来自雅虎一些未识别的服务器上的资料,之后便得到了这些信息。

目前,这些信息已在由黑客联盟组成的D33D公司的公共网站上公布。黑客们利用特殊的SQL注入方式渗透到雅虎网站的子区域中以获取信息。该技术专门针对一些安全性较差的网站应用程序进行攻击,这些程序并不仔细检查进入搜索框和其他用户输入栏的文本。通过向其注入有效地数据库指令,攻击者便可欺骗后端服务器,还可向其信息转储大量的敏感信息。

为了支持此项声明,黑客们公布了他们声称的雅虎45.34万名用户的认证信息,还有超过2700个数据库表或数据库表列的姓名以及298个MySQL变量。他们称,以上内容均是在此次入侵行动中获得的。

据悉,在信息之后,黑客们写了一份简短的便条称:“我们希望此次行为能对负责管理该子区域的相关部门敲响警钟,而非威胁。雅虎网络服务器的安全漏洞实在太多了!这将会造成比这次更大的损失。千万别小看他们。目前还未公布子区域和脆弱的参数名称,以避免进一步损失。”

目前,媒体还未能获得雅虎方面相关人士就此事件作出评论。据TrustedSec网站报道,被攻击的雅虎子区域可能是Yahoo Voice,又叫做Associated Content。(霍珊)

杨致远告别雅虎:17年酋长生涯谢幕

2012-01-18 09:07  来源: 新浪科技

雅虎创始人杨致远

雅虎创始人杨致远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18日凌晨消息,雅虎周二宣布,公司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已经辞去公司董事及所有职位,未来不会以任何形式参与公司事务。此外杨致远还将辞去雅虎日本董事会董事、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董事职位,辞职立即生效。

杨致远表示:“从创办雅虎到现在,这段时光是我人生最为激动和有价值的一段经历。但现在是我离开雅虎追寻其他利益的时候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杨致远在宣布辞职前并未通知雅虎其他董事成员,在近期的董事会电话会议上也没有任何暗示。

雅虎新任CEO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表示:“杨致远给雅虎这个传奇品牌留下了创新和关注用户的遗产,培育了雅虎17年来的持续创新文化;未来雅虎还将更加积极地创新。”

外界普通认为,杨致远对雅虎的个人感情导致数次错误决定,令雅虎其他股东蒙受损失,也令他与雅虎股东及董事会的关系彻底破灭。从2008年拒绝微软收购起,雅虎股东就一直要求杨致远离开雅虎,而私有化事件则是他离职的最直接原因。

雅虎股价周二下跌0.32%,报收于15.43美元。但杨致远宣布辞职后,美东时间周二18:02,雅虎股价盘后上涨3.24%,至15.93美元。

创办雅虎

杨致远1968年出生于中国台北,幼年丧父,10岁随母亲移居美国加州圣何塞,随后进入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1994年1月,还在攻读博士的杨致远和同学大卫·菲洛(David Filo)共同创办了雅虎,当时命名为杰瑞的网络指南(Jerry’s Guide to the World Wide Web),意在为上网用户提供网络信息引索。

当年4月,网站正式更名为雅虎(Yahoo!),这一名字来自英国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小说《格列佛游记》。当年年底,雅虎网站点击量将达到了100万次,杨致远和菲洛从中看到了网站巨大的商业潜力,因而在1995年3月正式成立雅虎公司。

当时正是互联网刚刚兴起时期,很多用户希望更加有效地寻找互联网上的资讯,雅虎的服务满足了第一批网络用户的巨大需求,从而得到了急剧增长。1996年4月,成立仅仅两年的雅虎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每股13美元的价格出售260万股,融资1.34亿美元。

2000年1月,雅虎股价达到历史最高值475美元(未拆股前)。雅虎是互联网崛起时期造就的第一批明星企业,而杨致远也成为了硅谷甚至全球最为耀眼的青年企业家,当时的他成就名望不次于目前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雅虎酋长

但与扎克伯格不同,为人低调的杨致远并未长期执掌雅虎。雅虎的日常业务由CEO蒂姆·库格尔(Tim Koogle)负责,而杨致远更愿意出任“酋长”的精神领袖角色,思索雅虎的未来战略。

在凭借网络搜索获得巨大成功后,杨致远一直在思索雅虎的转型。他希望将雅虎打造成一个门户网站,成为大多数互联网用户的上网入口,提供整合资讯、游戏、搜索、邮箱等服务的综合型网站。

互联网领域变化日新月异,在同样两位学生创办的网络搜索公司谷歌强势崛起之后,雅虎就开始走上一条漫长的衰退之路。雅虎的业务过于庞大,虽然拥有诸多产品线,却始终未能有效整合,董事会权力涣散,缺乏有效管理,这些都是雅虎衰败的原因。

虽然资金雄厚,但雅虎却屡屡错过发展良机。他们收购的Geocities等诸多明星公司,整合后都逐渐暗淡,最后要么低价出售要么被迫关闭。而因为价格问题放弃收购谷歌和Facebook,更是让雅虎成为了行业笑柄。

2005年雅虎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投资10亿美元获得阿里巴巴40%股权。这笔交易或许是雅虎最为成功的交易,目前雅虎所持阿里巴巴的股份已经高达数百亿美元,而夺回股份更成为阿里巴巴马云最大的心愿。

拒绝微软

2007年6月杨致远重新担任雅虎CEO职位,希望重振雅虎业务。当时的雅虎业务开始低迷不振,股价持续下滑,士气低落导致人才流失。由于杨致远的巨大声望,华尔街和雅虎员工都对他寄予厚望,希望雅虎可以借此开始复兴。

但他们很快发现,杨致远内向低敛的性格并不适合成为职业管理人,他优柔寡断的性格无法给雅虎带来急需的强势领导人,而拒绝微软报价的决定更是让他成为了雅虎股东口诛笔伐的对象。

2008年,微软向雅虎提出了450亿美元的收购报价,但杨致远却以估值过低为由拒绝了微软的收购邀约。他的这一决定遭到了雅虎股东的强烈抨击,外界认为杨致远更多的是出于自己对雅虎的个人情感,才不愿出售公司。

在拒绝微软的橄榄枝后,美国爆发金融危机,雅虎股价也一蹶不振,目前雅虎市值还不到200亿美元。杨致远被认为是做出了“人生最大的错误决定”,在股东的巨大压力下,当年年底杨致远宣布辞去CEO职位,再次退隐幕后。

战略评估

前欧德克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入主雅虎后,在2009年与微软达成了搜索合作协议,采用微软必应的搜索技术。巴茨带领雅虎转型的举措并未获得成功,雅虎就像一个沉疴已久的病人延续着下滑轨迹,诸多高管纷纷离职。

在交出搜索业务后,雅虎不仅在搜索份额上持续下滑,从两年前的19%跌至16%,在显示广告业务方面市场份额也滑落到仅有10%,被后起之秀Facebook超过并远远落后。今年9月,雅虎突然宣布解雇巴茨的CEO职位,宣布对公司进行战略评估。直至去年12月,雅虎才任命前Paypal总裁汤普森为公司新任CEO职位。

外界认为,杨致远和雅虎董事长罗伊·博斯托克(Roy Bostock)需要为雅虎的衰退负责,在雅虎长达数年的衰落过程中,雅虎董事会始终未能有明确的战略和强势的管理来扭转局面。而雅虎任命的数任CEO,包括杨致远自己,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

据华尔街估算,雅虎目前最有价值的资产就是阿里巴巴和雅虎日本的股份。而阿里巴巴一直在积极联系美国私募公司,希望联合收购雅虎夺回自己的股份。

私有化事件

而让杨致远再次走上火山口的是他的雅虎私有化计划。去年10月,杨致远计划携手私募股权公司收购雅虎股份,实现私有化退市。杨致远持有雅虎3.63%的股份,加上联合创始人菲洛的股权,他们两人持有近10%的股份。

杨致远的计划是携手私募公司将雅虎私有化,从而避免出售雅虎,进而确定新的董事会带领雅虎重现昔日荣光。但雅虎股东依然在为2008年拒绝微软收购一事怪罪杨致远,“私有化计划”曝光之后,杨致远更是遭到了诸多机构股东的一致批评。

机构股东认为杨致远作为雅虎主要股东,他邀请私募公司参与雅虎私有化重组可能存在利益冲突。雅虎激进投资者、投资公司Third Point曾发表公开信质疑杨致远所扮演的角色,并要求杨致远离开雅虎董事会。

华尔街分析机构也认为,杨致远过于专注重建雅虎,而忽视了雅虎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目标,数次错误决定导致股东蒙受巨大损失;他的离去有利于雅虎董事会的团结,有利于雅虎未来的战略选择。

杨致远离开创办17年的雅虎,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他和雅虎曾是互联网崛起的第一代明星,却因为无法适应搜索和社交网络的崛起而日益暗淡。现在的雅虎早已不再是硅谷明星,未来也不再有精神领袖。雅虎的未来,和杨致远一样迷茫。(郑峻)

雅虎:最后的“门户网站”

yahoo

雅虎,似乎成为一个烫手的山芋。

继微软和银湖、TPGCapital和KKR等多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组队收购雅虎股份之后,阿里巴巴和日本软银也与私募黑石集团、贝恩资本准备了一份面向雅虎的250亿美元的全部收购要约。不过,阿里巴巴随后否认了这一消息,表示还未就是否参与并购整个雅虎事宜做出决定。雅虎的归属无疑又多了一重变数。

业内人士认为,雅虎的落寞除了技术的滞后对搜索引擎和广告业务的影响,缺乏对产品的有效管理与整合也是重要的原因,谷歌的崛起和扩张正好可以从反面说明这一问题。

“用户的上网习惯从门户网站到搜索引擎,再到社交网络的转变,这是一个基本趋势。”慧聪邓白氏研究ICT副总监张本厚如是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新浪如果不是抓住了微博的机会,恐怕也不比雅虎好多少。”

花落谁家再生变数

今年9月以来,有关雅虎资产即将整体出售或部分出售的传闻时断时续,导火线是公司解聘了当时的CEO卡罗尔·巴茨(CarolBartz),宣布开展一项“战略性审查”,以改进自身业务和促进营收增长。

“我们对雅虎很感兴趣,因为阿里巴巴集团对雅虎很重要,雅虎对我们也很重要。我们正在与他们讨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于上月底率先表达了收购雅虎的愿望,雅虎持有该公司约40%的股份。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对雅虎兴趣也很大,因为雅虎在全球每个月的浏览用户都有近700万人次。有消息称,银湖联合了微软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局(CPP)正在准备向雅虎提交一份联合收购计划。

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不得不出面辟谣,他在10月19日的一次会议上说,董事会尚未考虑将雅虎出售给阿里巴巴马云或是私人股权投资公司,并表示雅虎“有大量的选项”,微软“是我们很重要的商业伙伴”。

雅虎即将面临收购的传闻仍然不绝于耳。有国外媒体报道,两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TPGCapital和KKR与雅虎签署了保密协议,收购价格每股约在16美元到18美元之间,这一数字后来被证实高于之前银湖提出的16.60美元。而雅虎的市值一直徘徊在15美元。

考虑到私募公司大多把收购雅虎视为一项短期投资,美国财经人士凯文·凯莱赫(KevinKelleher)撰文建议雅虎与微软、AOL合并。在他看来,雅虎与微软、AOL之前达成的在线广告联盟就是一种尝试,三者可以在广告商资源、搜索引擎和二级内容平台等方面取长补短。

11月24日,坐拥570亿美元现金的微软也被曝与雅虎签署了保密协议,正在就收购事宜展开准备工作。目前,雅虎外链查询已经并入微软bing网站管理员工具,此举可以为微软带来巨大的流量,足以叫板谷歌的网站管理员工具。

早在2008年,微软就向雅虎提出了最高每股31美元、总计446亿美元的收购要约,这一数字大约高出当时雅虎市值的60%。虽然杨志远拒绝了这一收购计划,微软还是争取到了一项为期10年的搜索协议,用一项搜索引擎技术的使用权换取了雅虎12%的广告收入。

针对微软为什么在达成搜索交易情况下还要收购雅虎的疑问,《纽约时报》旗下DealBook报道解释说,一旦雅虎的资产尤其是搜索业务遭到私募公司分拆,将会落入潜在的竞争对手的手中,微软在“保护该公司和互联网先锋之间大大有利可图的合作伙伴关系”。

然而,雅虎一旦落入微软手中,阿里巴巴40%的股份将会遭到分拆以收回投资。针对阿里巴巴“并未就是否参与并购雅虎做出决定”的回复,有分析认为,即使决定参与日本软银、黑石集团、贝恩资本联合财团,阿里巴巴也只是回购自己这40%的股份。

当微软联队遇上阿里巴巴联队,雅虎花落谁家无疑又多了一重变数。

门户网站穷途末路?

同在硅谷的另一大互联网龙头近来与雅虎的情境大相径庭。谷歌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3%,高达97.2亿美元。仅仅在第二季度,雅虎在美国市场独立访客还有1.78亿,这与谷歌的1.82亿访问量十分接近。

“如果研究一下雅虎的四位CEO,会发现他们均没有技术背景,从而眼睁睁地看着谷歌从自己的身边崛起,成为新的互联网王者。”中瑞华林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毅伟在微博中评论说。

这话说对了一半,雅虎当初也是凭借创新和科技起家的。雅虎抓住了从纸张阅读向在线阅读的历史转变,迅速成为互联网企业的先驱和楷模。后来为了获取短期收益以应对2000年互联网泡沫,雅虎最终选择成为一家为以内容和广告为驱动的媒体公司,这种过分追求商业化而忽视了技术创新的发展道路也为被后来谷歌的超越埋下了伏笔。

“随着信息量的爆发式增长,仅仅依靠门户网站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用户的搜索需要,搜索引擎在速度上明显领先一筹。”张本厚说。

市场的变化并未引起雅虎的足够重视。至于自己的搜索业务,先是外包给谷歌,后又部分外包给微软,期间于2004年被迫推出的雅虎搜索也只能屈居谷歌之下。今年第三季度,雅虎搜索业务营收降至3.74亿美元,环比下滑13%,市值的比重也不到10%。

搜索引擎的滞后进而影响了雅虎的广告业务。与之相比,谷歌则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和合作,将自己的产品线由传统的搜索、广告业务扩展到了移动通信、社交网络等新兴领域。

在移动互联网市场,谷歌开放的Android系统已经拥有1.9亿用户,今年移动业务给谷歌带来的收入正稳步向25亿美元迈进,同比增长率将达到150%。谷歌在社交网络的表现也令人吃惊。Google+推出不过短短几个月,用户就达到了4000万,并还在飞速增长。

截至12月1日,雅虎股价为15.71美元,市值为205亿美元。这也意味着,相比2008年微软提出的446亿美元收购要约,雅虎的股票市值早已狂跌约44%。曾经给雅虎做外包搜索的谷歌,如今市值却是雅虎的10倍。

来源:http://www.chinaz.com/news/2011/1206/224669.shtml

【卷首语】当时光精确到数字

2011-10-16 15:27 来源: 2011年21期 冰莲花

看到一道很特别的算术题:一个年轻的妈妈22岁生下孩子,朝夕相处了19年后,孩子外出闯世界了。如今,孩子有半年时间没有见妈妈了。他算了一下,妈妈现在41岁,如果妈妈能活100岁的话,也就只剩59年了;如果他再这样半年回家看妈妈一次,母子就只有118次见面机会了。
  我的心着实一凛。
  还是和数字有关的。我刚刚给孩子们讲完《再塑生命》——那位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口说不出的海伦·凯勒的文章。我要孩子们想一想: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你会去干什么?
  孩子们有些不知所措。
  你一定会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见你想见的人,吃你想吃的食物,欣赏你想欣赏的风景吧?
  孩子们对于我的引导反应强烈,纷纷点头表示同意。我告诫他们也告诫自己:不要等到属于生命的数字被压缩到“一”的时候,才视之为宝!
  和爱人聊天。我问:“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一辈子和谁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最多?”
  最初,他说是和父母,略想一下又否定了。算下来,几十年的光阴,夫妻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最多。
  计算让我们明白了一点:共同拥有的日子里尽量使彼此快乐,这才算得上一个完整且不觉遗憾的人生。
  当时光精确到数字的时候,我们恍然惊觉,原本以为可以大把挥霍的生活,竟然少得令人心跳加速。它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划开你的肌肤,让你疼痛。
  感谢时间给了我们这样的痛感,它提高了我们感知幸福的能力。

1318923099733

(文章来自《读者》2011年第21期 购买或阅读此期杂志)
(读者网 http://www.duzhe.com